因病毒恐慌焦虑紧张,生怕自己一着不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,中学生物助你缓解情绪

1 溯源


  1. 什么是细菌?

 

细菌即为原核生物,是指一大类细胞核无核膜包裹,

只存在称作拟核区(或拟核)的裸露DNA的原始单细胞生物,

具有独立的生长繁殖能力,

直径大小在0.5-5微米,用普通光学显微镜就能看到。

 

  1. 什么是病毒?

 

非细胞生物,仅有核酸和蛋白衣壳;

不具有细胞结构,无法生长繁殖、能量代谢;

寄生在细胞内存在,体外不能用培养基培养;

直径大小20-400纳米,体积只有细菌的千分之一,

需要放大万倍以上的光学显微镜才能看清。

 

病毒的英文名称是:Virus,

从古拉丁语的词根Vir-来看,既是蛇的毒液又是人的精液,

既毁灭生命,也创造生命。

它跨越了无机和有机,介于生命、非生命之间。

 

遗憾的是,从第一种病毒被发现是有害的开始,就取了Virus的英文名字,

就注定了这种微生物,被污名化的历史。

 

直到后来,科学家们发现细菌、病毒,作为微生物既有有益的种类,

也存在有害的种类,并非全部有毒,却再也无法改变命名方式了。

 

地球的历史有45亿年了;

细菌、病毒,已经存在了30亿年了。

 

它们就像万千生命森林中的蜜蜂,传递着信息,嫁接着基因。

利用太阳的能量和地球的资源,它们创造出生物圈,同样创造出了人类。

 

人类只有200万年的历史。

 

不是细菌、病毒要侵袭人类;

 

人类作为病菌的子孙,才是这片土地的后来者。

 

单纯从数量来说,人体90%的比例都是细菌、病毒。

 

一个正常人体,拥有着100万亿数量的活跃细菌,是人体细胞总数的3-10倍,基因总量是人类基因总量的100~150倍。

 

从质量上来说,体重50公斤的人,消化系统里就有大概2公斤重的细菌。

 

从分布上来说,每平方厘米的消化道内壁上,就分布着100亿数量的细菌。

 

你肠道中的细菌,如果一个个排列起来,可以绕地球整整2周。

 

益生菌,占据了体内细菌数量的绝大多数(75%)。

如果人体内没有益生菌,几乎无法生存的。

 

人类肠道内中,活跃着超过14万种的病毒,

其中一半以上,我们依然无法了解。

 

其中,有11万种的病毒,是一类特殊的病毒:噬菌体。


在人类的远古祖先时代,距今在2.2-3万年间,就有病毒在反复不断地尝试插入人体的基因片段中,双方不断地对抗、融合。

 

人体基因组存在17种病毒DNA,使得非人类的DNA数量达到36种。

 

所以,人类DNA的8%来自于病毒,并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纯净的基因,

它们和人类的免疫系统已经融合。

 

病毒,也算是人类的祖先之一。

 

人类繁衍下一代时,受精卵在母体中发育、成长,免疫系统会把它当成外部的物质,产生排斥反应和攻击,导致人体无法成功受孕。但是人体中有一种特殊的病毒,和母体共生,提醒免疫系统不要误伤受精卵,使之能够顺利在母体里成长,最后形成一个胚胎,成为一个小孩。

 

如果用细菌、病毒的数量来判断,人体比卫生间的马桶还脏。


但如果用细菌、病毒的危害性来判断,人体却又相当干净。

 

除了极少数在人类历史上造成了灾难的病毒,几百万年来,在人类的进化史上,细菌、病毒和人类共生共存。

 

与其说细菌、病毒是人类的敌人,

不如说,人类只是细菌、病毒在这个星球上的进化过程中,

选择的宿主、载体而已。

 

借用尹烨的一句话:

进化到大脑如此发达的人类,自以为无所不能,却忘记了为何而出发;

细菌、病毒,恰如大海中的航标和灯塔,提醒着我们,莫忘生命之本。

 

人类在对抗黑死病、天花、乙型肝炎、鼠疫、麻疹的战役中取胜,

也一定会取得抗击新冠疫情的最终胜利。

然而,除了因为运气原因,

消灭过唯一的一种病毒:天花,

之后,人类从来没有再消灭过任何一种细菌、病毒。

 

2 免疫


对于我们现代人而言,

天花,是一个离生活很远,说来已经比较陌生的病症。

我们从来不觉得它对人类有何危害。

 

但是,在二百年前,它还是全球不同国家,上到帝王将相,下到平民百姓,谈之色变的恐怖病症。天花病毒,通过呼吸道和飞沫传染,人体一旦被感染,就会出现高热斑疹等症状,死亡率高达30%以上。即使感染者死去,天花病毒依然可以在尘土中存活数月,生命力极其顽强。

 

天花病毒,是如何被消灭的呢?

如果不是大自然看人类可怜,馈赠了一点运气给人类,依靠人类自身的能力,我们恐怕到现在,还没有消灭过任何一种病毒。

 

18世纪的英国,有一位医生,名叫爱德华·詹纳(Edward Jenner),见过各种天花病症,做了数万字的医案笔记,苦苦思索如何治疗天花。

直到四十七岁那年,一个当地奶牛场女工无心的玩笑话,给予了苦苦思索中的詹纳一个灵感。

她说:人如果传染上牛痘病,就不会感染天花了。


他调查之后发现,果然!

牧场中的奶牛也会得天花,导致皮肤出现牛痘脓包。

但是,挤奶女工,经常接触到牛痘脓液,虽然可能会染上轻微的天花症状,但是对健康并无大碍, 反而终生不会再罹患天花病,仿佛获得了对天花病毒的免疫力。

 

犹如在黑暗中长久摸索中,看到了前方的一丝光亮,兴奋不已的他,立刻果断行动。先出资购买了牛痘脓疱,然后遍寻罹患了天花病的志愿者,最终有一位自愿接受实验的男孩报名参加。

 

期待已久的景象终于上演了:从奶牛的牛痘中提取脓液,将其接种至男孩体内;男孩在牛痘康复后接触天花病毒,竟然丝毫没有染病。

天花的克星,终于找到了。


从那以后,疫苗,正式进入人类的医学文明体系中。

 

用来接种的牛痘脓液,就是人类历史上发明的第一种疫苗,被詹纳医生称为vaccine virus(来自奶牛的病毒),后来被简略为vaccine,用来泛指各种疫苗。词根vacc-,指的就是奶牛。

 

然而,人类迄今为止,注射之后就完全可以消灭病毒的唯一一种疫苗,完全是大自然透露给人类的生命机密。

 

从那以后,人类自己研发出来的疫苗,从来没有消灭过任何一种病毒。

 

目的也只是尽可能地减少病毒的传播率、防止病情恶化、提高人体免疫力。

 

有些疫苗,比如针对新冠病毒的,无论是灭活技术路线,还是mRNA技术路线的,不仅要打一针,最好要打第二针、加强针……

 

3 共存


人类无法在大自然不私下馈赠的情况下,独立消灭任何一种细菌、病毒。

 

这是否就代表,人类无法在生态失衡的情况下,战胜细菌和病毒的侵袭,任由它们以超越人类承载极限的方式,疯狂肆虐呢?

 

绝对不是。

 

事实上,在新冠病毒之前,人类已经取得了和天花、麻疹、季节性流感、甲型肝炎、乙型肝炎、禽流感、埃博拉、轮状等病毒的压倒性胜利。

 

这种胜利,从来不是以绝对消灭为目标,而是以人类可以承载的代价,使得病毒的危害降低到了最小。

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印发的「2019」03号文件,2010-11至2014-15 季节传染性、季节性的流感,带来呼吸系统疾病而死亡的,全国平均每年有8.8万例。请注意,这还是季节性流感直接致人死亡的数量(Die from),而没有统计那些死前带有流感(Die with)却统计为其他原因死亡的人数。

 

在1992年之前,我国居民共有6.9亿人曾经感染过乙肝病毒,乙肝表面抗原携带率达到9.75%,每年因乙肝等相关疾病而死亡人数高达27万人。

 

在美国默沙东近乎无偿捐献技术、生产线、人力培训的支持下,5岁以下儿童乙肝病毒携带率从9.7%降至2014年的0.3%,儿童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减少了3000万人。

2012年5月,世卫组织证实我国实现了将5岁以下儿童慢性乙肝病毒感染率降至2%以下的目标。

 

在新冠病毒出现之前,传染性超强、危害很大的病毒是:轮状病毒,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,4年之内几乎都会被它感染。

也就是说,现在全球每年新增的1亿多儿童,几乎都因为它产生腹泻,其中近2千万孩子中重度腹泻,曾经每年有50-100万的孩子因为轮状病毒而死亡。

我国每年大约有1000万婴幼儿患轮状病毒感染性胃肠炎,占婴幼儿总人数的1/4。哪怕感染过,自愈之后还会反复感染,只不过症状比较轻微。如果人类对它也严防死守,每年筛出上亿的阳性确诊病例,毫不稀奇。

 

2006年疫苗研发出来后,轮状病毒致死的孩子数量明显下降,

2013年降到了25万左右,2020年前后已经降低到了3万左右。

 

如果我们把传染性的定义,从流行病学的角度,转移到社会氛围下情绪传染、社会评价压力的范围内,白酒、香烟不仅有成瘾性,也有「社交传染性」。

 

2021年5月26日,国家卫健委与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联合举办新闻发布会,发布《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2020》,我国烟民超过3亿人,每年致死超过100万;

2016年,我国因为饮酒,而酒精中毒、罹患慢性神经系统、脑部疾病而死亡的,男性65万,女性5.9万人。

 

但是,我们从来没有把这些在中国致死人数远高于冠状病毒的细菌、病毒、上瘾商品,畏之如虎、谈之色变,更没有制定把它们坚决消灭的目标,也没有动不动集体检测的运动。

 

恐惧,是源于未知。

 

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

 

一旦对它们有了科学的认知,我们就熟悉了它们可能会导致的症状,制定了常规化的诊断、疫苗、救治方案。

 

历史上,那些不幸感染了特定病毒的确诊患者,不用担心被单独隔离,不会由于社会的歧视压力而「社会性死亡」,也不会去恐慌性地挤兑医疗资源,因为确诊患者都知道,医护体系已经拥有了可靠的疫苗、科学的诊断和救治方案。

 

整个社会在无法、也不可能消灭所有有害病毒的情况下,依然在良性运转。

 

人类的文明在不断进步,绝大多数国家的经济水平在稳步提升,家庭和个体的生活品质在不断提高。

 

岁月,静好。

 

初中的生物知识,足可以助我们认清客观事实。

 

只不过,在巨大的集体性情绪的支配下,我们总是在无意识之中,丧失了自主权,忘记了常识,而任由恐慌、焦虑的情绪,控制了我们的大脑。

 

坚守常识,拒绝人云亦云,在2022年的现在,比历史上的任何时期,都显得弥足珍贵!

 

4 现状


截至4月8日,上海累计阳性感染者突破13万。

其中,重型病例只有一例,十三万分之一。

 

十三万分之一,这是什么概念呢?

 

根据《经济学人》 资料,每年吃东西噎死的概率是十万分之一。

 

我们恐惧新冠,是基于我们恐惧重型病例和死亡,

从上海数据来看,大可不必那么恐慌了。


为何天量的阳性中,重型那么少?

至少有两个原因,

  1. 本次上海的感染以奥密克戎为主,奥密克戎毒性已经明显降低。
  2. 第二,上海具有较高的疫苗接种率。

 

5 恐慌是感染最快的”病毒”

理性、科学是抗疫的最终法宝


病毒的传播需要物理接触,包括固体、液体和气体。

而恐慌则容易得多。根本不需要物理接触,只要散布一些负面情绪和非理性的虚构信息就足够了。


 

有些人把感染病毒后的窘况描述得非常恐怖,又似乎看不出哪里虚构了。这就是作俑者的高明之处。

 

按照目前上海的数据,参考世界奥密克戎的相关数据,绝大部分感染者是无症状或轻症,他们或者多喝水修养几天,或者口服医生建议的药物,过几天就可以痊愈。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根本不需要呼吸机,不需要救护车。真正需要的重型患者数量非常少,但在一些宣传里默认了所有沾染病毒的人都会需要呼吸机、救护车。

这种隐藏性极强的移花接木,似乎看着很真实,但欺骗性很强,会带来极大恐慌。且这种信息往往比病毒更容易传播,呈指数级别地扩散,倾倒众生。

 

人们只要恐慌,无论是无症状和轻症,都会去疯抢医疗资源,造成本来不该有的挤兑。

理性、科学是抗疫的最终法宝

 

瘟疫自古有之,世界都有之,有了现代医学的加持,有了科学的突飞猛进,

保持理性,科学抗疫才是最终的制胜法宝。


 

此条目发表在科学分类目录,贴了, , , 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